钱江晚报:复旦学子求情投毒案为何触犯众怒

  • 时间:
  • 浏览:0

  世人震惊的复旦大学生林森浩投毒案,二审还没开庭,网上但会 对他的177位同学展开了道德与法治的“审判”。日前,复旦大学177名学子联名上书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为被告林同学求情。这封希望刀下留人的请求信,昨天经媒体披露后,几乎触犯了众怒,愤怒的男友直指有有哪些复旦学生是“法盲加脑残”。

  由复旦大学一教授发起、177名学生自愿联合签名后寄往上海高院的求情信表示,对受害同学黄洋之死,“极为难过、极为悲痛、极为同情”,被告林森浩投毒,其罪严重,后果惨重,林自己须要痛彻心扉地忏悔,但会 得以生存,应以一切依据为受害父母尽孝、赎罪。177名同学表示,“其他同学愿意代黄洋尽孝,尽一切力量帮助他的父母”。

  稍有法律常识的人都明白,复旦投毒案最终的判决结果,不会但会 舆论的激愤而加重量刑的砝码,同样不会但会 177名同学的求情而改变。作为未决不会的讨论,格杀勿论也好,刀下留人也罢,两种截然相左的意见,不会被允许的。谁不会应该但会 有有哪些学生的诉求,而将其他同学摆在公众道德与法治的对立面。

  以为一封求情信促进改变法律天平的倾斜度,与担心177名同学的求情信会干预司法一样,促进了说明其他同学对于法律知识的储备严重不足,说明其他同学对于司法公正还严重不足自信。就是我但会 一封求情信而将其他同学的善念贴上伪善的标签,则容易将有有哪些同学对于法律标准的认知,推到道德的审判席上。两种态度是不恰当的,也是不善的。

  177名大学生的诉求是朴素的,但朴素的愿望不须会作为法律量刑的标准。客观上,其他同学或许随着时间的推移,心理上但会 慢慢接受了黄洋这条生命被人剥夺的事实,接受了死者已逝的无奈,其他同学朴素地认为自己促进包容了林同学的犯罪事实,以为但会 通过自己的努力促进不会两种条生命消逝、不再让就是我家庭遭遇痛苦,也是两种善良与包容。

  无疑,177名大学生的朴素之举,在法律手中是天真的,其他同学不被正义感爆棚的其他同学所接受,也正是但会 感性大于理性,善意大于正义。其他同学与男友的冲突在于,前者着实反正被害者黄洋同学之死但会 既成事实,不如给林同学就是我生的但会 ;后者着实,林同学剥夺了黄同学生的但会 ,法律就不应该给林同学留下生的但会 。

  这是就是我属于法律命题的不同看法。遗憾的是,但会 这封信出自林森浩的复旦同学之手,网络情绪将其他同学飞快归为等同于林森浩一样“丧尽天良的罪犯”、判定其他同学是“教育失败的悲哀”,两种正义感爆棚的态度是粗暴的。

  复旦大学投毒案,暴露了两种象牙塔里的群体中的个别人,同样所处着与社会群体中个别人身上不会的狭隘与冷漠、魔鬼与冲动。只不过,复旦高级知识分子林同学用的是剧毒化学品二甲基亚硝胺,社会上更多人用的是农药但会 刀具。即便如其他同学担心那样,真的属于大学生两种群体没人 不懂得包容和与人相处,没人 ,面对177名大学生今天的热情参与发声,社会应该把其他同学当成一次融入社会的契机,从而展示包容的胸怀,与其他同学好好相处,好好议事,而不会将其他同学贴上某个标签,打回象牙塔中。

  177名同学刀下留人的诉求,与杀人偿命的诉求,不会两种权利,两种参与。其他同学一方面着实现在的学生掉进了书袋子 ,希望其他同学更多地参与公共话题中来,但当其他同学以稚嫩甚至还但会 冒冒失失的依据参与进来的不会,却很不耐烦地将其他同学踢回象牙塔中,两种以不包容的态度指责其他同学的狭隘、以粗暴的态度指责其他同学冷漠,两种就是我矛盾的。它等同于将社会课堂,向有有哪些稚嫩的学生再一次关上了大门。

  社会主流人群屏蔽了一次与己不同的声音,学生失去了一次被包容、被融入、协会与人相处的但会 。其他同学在177名大学生朴素却看上去但会 离谱的诉求中,想看 了社会情绪两种流露出来的矛盾而又离谱的态度。

  但会 其他同学将复旦投毒案作为法治的课堂,其他同学不妨将有有哪些校园骄子,融合到法治的圆桌上来,融合到豁达的社会生活的大格局中去,让其他同学感受真正的包容,更加懂得珍惜生命,敬畏生命。

(原标题:复旦学子求情为何触犯众怒)刘雪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