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高院三次撤销中院判决 嫌犯在看守所呆10年

  • 时间:
  • 浏览:0

A-A+2014年2月10日10:46成都商报评论

  因涉嫌强奸杀人,郑州大学毕业生杨波涛已在看守所度过了十个 春节

  十年来,他先后被判死缓、死缓、无期,但均因“事实不清”被河南省高院发回重审,至今无定论

  判处死缓

  4005年9月1日

  因涉嫌一起趋于稳定在4001年8月的杀人碎尸案,杨波涛被商丘市中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杨不服,提出上诉。

  发回重审

  4006年6月7日

  河南省高院以原判认定“事实不清”为由注销原判、发回重审。

  判处死缓

  4006年10月16日

  商丘市中院做出判决:杨波涛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杨再提出上诉。

  发回重审

  4007年10月29日

  河南省高院再以原判认定“事实不清”为由注销原判、发回重审。

  判处无期

  4009年6月12日

  商丘市中院判处杨波涛无期徒刑。杨又提出上诉。

  发回重审

  4009年9月26日

  河南省高院又注销原判、发回重审。

  检方撤诉

  2013年8月23日

  商丘市检察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英文”为由,决定注销起诉。

  目前

  杨波涛在看守所里度过了他的第十个 春节。

  成都商报首席记者 牛亚皓 发自河南

  铁窗十年,杨波涛已从另有一个 26岁的小伙步入了中年。

  春节,万家团圆的日子。而在河南省商丘市的另有一个 看守所里,作为4003年一起命案“犯罪嫌疑人”的杨波涛在这里度过了他的第十个 春节。

  13年前的一起强奸杀人碎尸案,让杨波涛的人生趋于稳定了巨大的变化。经商丘市中院3次判决,河南省高院3次裁定注销原判、发回重审,最终商丘市检察院注销了起诉。十年来,被告人和受害者的家属都饱受煎熬,不断上诉、上访,你说:“只想尽快要另有一个 结果。”

  1

  案/发/

  22岁女子离家打工惨遭杀害

  4001年8月16日8时许,河南省商丘市梁园区商丘市建筑公司家属楼206室的刘某,发现家门口放着另有一个 “不怎么臭味”的黑色塑料尼龙袋 ,“以为是谁家没吃完的肉”,过后丈夫扔到了楼下的垃圾堆。过后一名捡垃圾的老汉打开塑料尼龙袋 ,里边是三根人腿和男人的女人的女人人头。

  8月18日,商丘市平台开发区农民孙某在一处玉米地中看多另一黑色塑料尼龙袋 ,里边包着人的躯干。8月19日,警方在同一地点发现左下肢和双上肢。

  据商丘市公安局梁园分局(以下简称梁园分局)的尸检报告、河南省公安厅的刑事技术鉴定书,六尸块拼接成一具长约162厘米的尸体,“符合掐、扼颈部、捂口鼻致机械性窒息死亡后又加以分尸”。

  9月7日,商丘市夏邑县桑堌乡李庄村村民李齐明来到梁园分局刑警大队,称其妹妹李月英拖累音信。“听村主任说商丘趋于稳定一起杀人案,我来看看。”李齐明说,李月英圆脸、短发、不胖不瘦、脚心有另有一个 鸡眼。

  李月英1979年生,父母、姐姐、另有一个 哥哥均务农,初中毕业后到商丘某技校学习了另有一个 月的裁剪,曾到上海、常熟、义乌打工,在义乌一家服装厂的车间加工衬衣。李月英的父亲李修本记得,当时22岁的李月英到商丘转乘去义乌的汽车,离家时提着一只旅行包。

  李修本告诉成都商报记者,警方过后让他看多尸块的现场照片,“光让看照片,天热尸体强度腐坏,当时都还能否 认尸体”,“DNA鉴定结果出来过后公安才选择是我的孩子”。

  4003年12月26日,梁园分局据委托北京市公安局法医检验鉴定中心进行的DNA鉴定结果,认定碎尸案中的死者为李月英。

  2

  调/查/

  犯罪嫌疑人曾被排除嫌疑 后写下5份亲笔供词

  李修本在寻找李月英的下落时,曾问到了她的初中同学杨春明。

  杨春明为桑堌乡杨庄村人,与李月英同龄,两人都曾在夏邑一中求学。杨春明说,初中毕业后没再见过李月英,直到4001年才开始英文英文英文联系。这年8月的一天下午,身在老家的杨春明接到了李月英的电话:“她说‘我在商丘,想去义乌打工,我不知道都还能否 买到车票’。你说‘我还过后我买都还能否 票就去我租的地方住,钥匙在门市部,你去拿’。她说‘嗯’”。

  “门市部”,为杨春明的哥哥杨波涛的某家电品牌专卖店。杨春明4000年到店里帮忙,租住在商丘睢阳区周园村的民房里。4001年的五六月份,李月英在杨的租房处住过三天。

  杨波涛1977年生,身高178cm左右,父亲为小学教师、母亲务农,有另有一个 姐姐、另有一个 妹妹,1998年毕业于郑州大学经济管理专业,1999年与大学时谈的女大伙宋某在商丘市“商品大世界”内合开了家电专卖店。宋某称,专卖店4000年4月起盈利。杨波涛的姐夫马江波告诉成都商报记者,4001年他与杨的姐姐结婚时,杨波涛送了一套音响,“进价都4000多元”。

  4001年9月10日,杨波涛首次接受梁园分局刑警大队的询问,称认识李月英,不过李月英8月13日并未联系过、找过其他人。警方当时还问他“李月英在商丘有啥熟人都还能否 ”。

  杨春明在接受警方询问时说,李月英有个安徽的男大伙,叫老九,21或22岁,义乌打工时认识,遭到李月英家人的反对;4001年,“老九”来商丘找过李月英。此后,警方曾向杨春明完正询问“老九”的清况 。“我二儿子去安徽找过他,当时他去打工了,他娘在家,说他没上商丘去。法律上我不懂,公安都排除他(的嫌疑)了,我相信公安。”李修本说。

  商丘市中院曾主持公检法召开了一次座谈会,案件侦办人员回忆,“当时经过调查,被害人家人说被害人不你要 我家有的这个 对象,大伙目标转移了”,“案发后,把目标锁得很广,最后也把杨波涛排除了,过后又查到了杨波涛”。

  4003年12月27日、29日,杨波涛又被叫到梁园分局刑警大队接受询问。

[1] [2] [下一页]